惠测520

乐视金融落幕:乐视资金危局前夕产物 曾被曝涉嫌变相自融-新闻中心

Yoyo_yu 发布于 11月04日 阅读 8 本文共1784个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5分钟。

  继证监会本月结束对乐视调查并开出2.4亿巨额罚单之后,作为其互金版图,乐视金融在沉寂许久之后也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天眼查App显示,9月23日,乐视金融的关联主体乐信(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销,注销原因显示为决议解散。

  工商信息显示,乐视金融成立于2014年,但在2016年11月才揭开面纱。需要指出的是,当天距离贾跃亭发出全体邮件引爆乐视危机仅剩4天时间。

  按照乐视金融成立之初公布的战略,该业务被确立为乐视第七大子生态。将借助于乐视的生态,形成包含网络支付、交易平台、财讯平台、财富管理、网络信贷五大主营业务的基本架构。

  但作为乐视网资金危局之际的产物,乐视金融发展并不顺畅:不仅在核心牌照方面迟迟未有突破,且因涉嫌关联融资和产品违规等问题一度饱受争议。

  在2016年11月亮相之际,乐视金融只拿出了保险经纪和小额信贷两张牌照,含金量并不高。而被视为乐视金融基础的支付业务,随着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牌照管理收紧,以及资金紧张问题,时至今日,乐视金融仍未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此前想要争取的民营银行牌照也迟迟未有音讯。

  此外,由于底层资产不明晰,加上乐视金融部分产品交易标的资产为乐视兄弟公司的应收账款收益权,涉嫌关联交易融资。且由于法定代表人均为同一人,乐视金融旗下金融产品在2017年3月被爆涉嫌“变相自融”。

  虽然乐视金融在彼时回应称,其开展的是合法合规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不存在自融及变相自融的问题,但在当时显然难以说服大众。

  根据乐视网2017年半年度报告,乐视网应收账款约95.4亿元,其中关联方占比超过51%,针对高比例的关联交易融资,有业内观点质疑,乐视生态体系内部所发生的关联交易,积累下来的应收账款,集中了整个乐视生态的金融风险,把这些应收帐款放到乐视金融这个有着多个融资通道的平台上,出让债权,提前收回现金,等于把乐视盲目扩张这笔糊涂账的风险,转移到了遍布互联网的理财小白身上。

  更加备受质疑的是,在乐视债务集中爆发之际,乐视金融却曾推出一款预期年化收益15%的高息理财产品,加上乐视金融被纳入乐视上市体系之际,乐视网管理层在半年报中如此表述:“若交易达成,将良好解决公司的部分关联应收款问题。”则被视作佐证以上观点的种种证据。

  2017年7月,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乐视金融1亿股股份在2017年2月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冻结。

  事实上,在母公司深陷资金链危机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乐视金融也曾尝试展开自救。

  2017年,乐视金融重点着手“去乐视化”。2017 年 5 月 ,其股东由乐视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乐视投资,该公司后更名为乐为互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8年1月,乐视金融更名为乐为金融,成为乐视系第一家去乐视名衔的子公司;同时,乐视金融旗下保险经纪公司、互联网金融产品服务公司、基金销售公司等也悄然变更了法人。

  一系列的变更动作之后,乐视金融似有重启门户之意。2018年,有媒体称乐为金融正在准备P2P备案,其网贷业务有重启之势;此外,乐为金融再次上线新产品“乐为贷”。

  不过颓势难挽。随着乐视债务的集中爆发,受母公司越来越频繁的资金链条危机,乐视系旗下资产不断被冻结和拍卖,乐视金融也不可避免。2018年12月,其旗下的悦保保险经纪日前已完成交割,成为其金融资产处置首单。

  乐视金融在2016年正式对外界亮相之际,曾从中国银行副行长跳至乐视金融担任CEO的王永利提出“三步走”:2015年8月至2016年,做好规划,打好基础,稳健起步;2017年至2018年,巩固基础,突出重点;2019年至2020年,全面推进,业绩一流。但在2018年,王永利就已黯然离场。

  如今已经行至“三步走”的最后一年,母公司乐视网在今年6月30日进入退市整理期的首个交易日,作为其上市体系之一的乐视金融,也即将面临谢幕终局。

  乐视金融一路走来,几乎贯穿了乐视网逐渐崩盘的整个过程。很难定义乐视金融是乐视集团的生态还是融资渠道,如今来看其功能更像后者。

  母公司对于互金板块的输血功能对于初期而言意义重大,在近期意图登陆资本市场的蚂蚁金服与京东数科,即使在接受监管问询之际均强调自己的业务独立性,但起势均离不开母公司的业务输送。

  而乐视金融初次亮相的时间,距离贾跃亭发出全体邮件引爆乐视危机仅剩4天,或许就早已注定了它的命运。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 0
or

相关文章

更多